????“小友可不要说大话,连我的震天憾地和李道友的傲气凌云都没办法,小友可不要浪费无谓时间了。”玉松多少有些小看我,而其他的证道境自然也是这表情。

????我也懒得和他们斗嘴,有时候把事情做出来比你说半天有用的多,所以下一刻我拿出了腥红的赤灭生,瞬间就掷向了大门的正中央。

????这东西之前灭了李破晓的小天剑,厉害可见一斑,可李破晓那把是气剑而已,所以这些仙家都不知道赤灭生的可怕,更不可能从这东西身上看出开天之血的痕迹,所以都觉得这慢腾腾的玩意不过是一件防御至宝而已。

????结果当然让他们大跌眼镜,这赤灭生看似有气无力,实际上刚碰上了这堵大门,立即卷出了可观的洞口,而且随着我的控制,一瞬间就继续咬下去,整个大门居然像是豆腐花似的,一勺子就挖去了一大块!

????“这……这怎么可能!?”

????软红娘和邪童都大吃一惊,天河和善道同样有些震惊我宝物的厉害,而李破晓毫不犹豫的也说出了自己的联想来:“你就是用这件邪物杀死了姜太上,对不对?若不然凭借当时的你,不可能如此轻易就杀了一个证道境存在!”

????“呵呵,你说什么就是什么,我还能老实跟你承认?”我冷笑收回赤灭生,手中已经扣住了无法之境。

????但李破晓比我反应都快,一甩袖子,立即就准备要第一个穿过石门,根本不给我念咒抓他的机会。

????“我开门你享受,有那么便宜的好事你怎么重来不告诉我?”我瞬间就朝李破晓打出了一个归元法,而李破晓转身怒目看着我,我却捻起了无法之境的咒语,但天河比我想象的还要快的一把拉走了李破晓,笑呵呵的对我说道:“小友,老夫知道你想要干什么,你手中这不知材质的笼子好生厉害可对?那就不要轻易使用的好,否则大家都会很困扰的。”

????李破晓瞬息就恢复了过来,还打算挣脱天河的手,却发现给制住了,显然天河也不打算让矛盾激化。

????我阴沉一笑,这天河是知道我的诡计了,自然是千防万防,所以我想要用无法之境抓住他们任何一个都暂时不可能了,我收回了无法之境,说道:“天河前辈误会了,这凡事都要分先来后到,这门是我开的,自然由我分配谁先进去,谁后进去,这李破晓如此没礼貌,我不出手教训一下,又怎么能立规矩?”

????“呵呵,此事到此为止,既然是小友开的门,那小友先进去也好。”天河一副请我先进的表情,我看着黑洞洞的入口,当然不乐意先进去,指向了璃玉霜,说道:“璃玉掌门从我看到她开始就一直打酱油,那就跟凌虚绘卷先进去好了,出什么事也有这绘卷挡着。”

????璃玉霜脸上一红,无奈只能是率先进去,毕竟再拖个一会,这些证道气息反扑下来,大家也都要完蛋。

????“那璃玉掌门探路,谁来封堵这洞口?现在这大门给小友打出了个不大不小的洞,不封堵起来,气息还是会冲进来,而据老夫所见,似乎轻微道友一直也一样什么事都没做吧?不若让他……”天河当然不会善罢甘休。

????“我……”清微太上顿时急了,连忙想要说点什么狡辩一番,但我当然不用他来辩白,说道:“清微前辈又怎么会什么都没做?他不是一直监控你们么?所以这封堵路口的事情,当然是李破晓来,他是瞎折腾却什么用都没有就罢了,还处处惹麻烦,比坐在凌虚绘卷看热闹的璃玉掌门更过分,这殿后的工作不让他来让谁来?”

????“你!夏一天,你处处针对我,是不是真要斗个生死!?”李破晓怒意顿时上来了。

????我面无表情说道:“那要不你什么都不做,躺尸好了,凭什么你不能去封路殿后而让别人去?你想当皇帝不成?”

????李破晓咬牙切齿,当然也无可辩驳,可让我指手画脚,他还是不甘心,而玉松这时候当老好人站了出来,说道:“好了,李小友,你也不用如此生气,殿后就殿后,这样吧,你和老夫留下来殿后,老夫也唤擅长力道的震天憾地来帮忙,你看如何呀?”

????天河也顿时拍手叫好,李破晓也不好再有意见,这样一来前驱和殿后都有了,剩下的就是前行了。

????大家进入了避难所后,接下来就是封堵洞口了,而这封堵洞口其实并不困难,这里的沙子本就是证道天都没办法腐蚀的东西,亦或者给腐蚀了一遍遗留的残渣,只要让他们和水泥一样凝固起来,那就能封死了入口。

????当然,证道天的气息已经在往这洞口里涌了,去殿后其实还是相当危险的,而李破晓就负责用八方星斗旗驱赶气云,这玉松则唤灵兽震天憾地用沙土趁机封堵入口。

????大家当然不好先进入洞中探宝,毕竟洞口有没有堵住也是重要一环,万一不看而出事,那所有里面的人都要遭殃,因此每一个人都在观看堵路的环节。

亚游集团苹果这么下载|开户????我设计让李破晓来堵路,当然不是要看他卖力气,而是毒计早就酝酿好了,我看向了善道,传音说道:“善道前辈,这李破晓屡屡坏大家的事情,若是让他留下来,恐怕接下来还有更糟糕的事情发生,不若趁着他现在堵路,我们想些什么办法不让他进来而堵住入口如何?到时候李破晓一死,我再助你干掉天河这些家伙,让你成为玉仙界的界主,而我作为天城城主,也能够换来九重天一个和平,你看如何呀?”

????善道模样清纯可不是表面,这相由心生的想要邪恶都难,所以听到我这毒计,立即有些反感,还要出声否定计划,但才一眨眼的时间,她忽然却改了主意,一副不情愿的点了点头,反而问道:“小友倒是找对人了,老夫最喜欢就是干损人利己的事了,快说说,你打算怎么做呀?”




欢迎大家访问:大千小说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bpsxs.com/book/1312/5164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