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96章

小说:1627崛起南海 作者:零点浪漫 我要报错
  这瘦子左首一名足有两百斤的胖子一边用手帕擦着额头的汗水,一边应道:“我刚问过了,昨晚我们派出去的人从雷公咀一路跟到文峰塔附近,因为天色太暗跟丢了,没见着这两条船在哪里靠了岸,但今早他们沿着河岸找过去,确认从宁波来的应该便是这两条船没错了。”

  “既然各方面的证据都证实了这伙人的来路,他们又不肯听劝离开扬州城,是得想办法给他们一点颜色看看了!”先前发话那名两鬓斑白的男子轻轻拍掉手上沾着的盐粒,对其他人说道:“不管他们是什么来头,扬州城总不能没了规矩!”

  “对对对,何爷说得对!是得教训教训这帮不识抬举的家伙!”

  “说得在理!那就听何爷的安排!”

  众人纷纷应声附和这个被称作“何爷”的男子,表示要让不知天高地厚的这伙外乡人吃点苦头才行。几万斤盐对他们倒不是什么特别大的数目,就算在扬州城卖完,也无法对他们名下的产业形成真正的冲击,但让外地盐商肆无忌惮地在自己家门口倾销外地所产的食盐,这无异于是在当众打他们这些本地盐商的脸,对此装聋作哑肯定是不行的。

  那一直在擦汗的胖子却没有随大流,而是向在场众人问了一句有些煞风景的话:“光是我们这边在忙,河东那边可有什么动静?”

  屋里的声音顿时静了下来,稍后有人出声应道:“河东那些人未必收到了消息,这时候没动静也很正常。”

  “得了吧!”胖子摇摇头道:“南门外的盐码头上不知道多少河东的眼线,那伙外地人都已经摆了整整半天的摊了,要是还没收到风声,那河东七大姓都可以滚出扬州了。”

  本书首发创世中文网,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

  这瘦子左首一名足有两百斤的胖子一边用手帕擦着额头的汗水,一边应道:“我刚问过了,昨晚我们派出去的人从雷公咀一路跟到文峰塔附近,因为天色太暗跟丢了,没见着这两条船在哪里靠了岸,但今早他们沿着河岸找过去,确认从宁波来的应该便是这两条船没错了。”

  “既然各方面的证据都证实了这伙人的来路,他们又不肯听劝离开扬州城,是得想办法给他们一点颜色看看了!”先前发话那名两鬓斑白的男子轻轻拍掉手上沾着的盐粒,对其他人说道:“不管他们是什么来头,扬州城总不能没了规矩!”

  “对对对,何爷说得对!是得教训教训这帮不识抬举的家伙!”

  “说得在理!那就听何爷的安排!”

  众人纷纷应声附和这个被称作“何爷”的男子,表示要让不知天高地厚的这伙外乡人吃点苦头才行。几万斤盐对他们倒不是什么特别大的数目,就算在扬州城卖完,也无法对他们名下的产业形成真正的冲击,但让外地盐商肆无忌惮地在自己家门口倾销外地所产的食盐,这无异于是在当众打他们这些本地盐商的脸,对此装聋作哑肯定是不行的。

  那一直在擦汗的胖子却没有随大流,而是向在场众人问了一句有些煞风景的话:“光是我们这边在忙,河东那边可有什么动静?”

  屋里的声音顿时静了下来,稍后有人出声应道:“河东那些人未必收到了消息,这时候没动静也很正常。”

亚游集团苹果这么下载|开户  “得了吧!”胖子摇摇头道:“南门外的盐码头上不知道多少河东的眼线,那伙外地人都已经摆了整整半天的摊了,要是还没收到风声,那河东七大姓都可以滚出扬州了。”这瘦子左首一名足有两百斤的胖子一边用手帕擦着额头的汗水,一边应道:“我刚问过了,昨晚我们派出去的人从雷公咀一路跟到文峰塔附近,因为天色太暗跟丢了,没见着这两条船在哪里靠了岸,但今早他们沿着河岸找过去,确认从宁波来的应该便是这两条船没错了。”

  “既然各方面的证据都证实了这伙人的来路,他们又不肯听劝离开扬州城,是得想办法给他们一点颜色看看了!”先前发话那名两鬓斑白的男子轻轻拍掉手上沾着的盐粒,对其他人说道:“不管他们是什么来头,扬州城总不能没了规矩!”

  “对对对,何爷说得对!是得教训教训这帮不识抬举的家伙!”

  “说得在理!那就听何爷的安排!”

  众人纷纷应声附和这个被称作“何爷”的男子,表示要让不知天高地厚的这伙外乡人吃点苦头才行。几万斤盐对他们倒不是什么特别大的数目,就算在扬州城卖完,也无法对他们名下的产业形成真正的冲击,但让外地盐商肆无忌惮地在自己家门口倾销外地所产的食盐,这无异于是在当众打他们这些本地盐商的脸,对此装聋作哑肯定是不行的。

  那一直在擦汗的胖子却没有随大流,而是向在场众人问了一句有些煞风景的话:“光是我们这边在忙,河东那边可有什么动静?”

  屋里的声音顿时静了下来,稍后有人出声应道:“河东那些人未必收到了消息,这时候没动静也很正常。”

  “得了吧!”胖子摇摇头道:“南门外的盐码头上不知道多少河东的眼线,那伙外地人都已经摆了整整半天的摊了,要是还没收到风声,那河东七大姓都可以滚出扬州了。”这瘦子左首一名足有两百斤的胖子一边用手帕擦着额头的汗水,一边应道:“我刚问过了,昨晚我们派出去的人从雷公咀一路跟到文峰塔附近,因为天色太暗跟丢了,没见着这两条船在哪里靠了岸,但今早他们沿着河岸找过去,确认从宁波来的应该便是这两条船没错了。”

  “既然各方面的证据都证实了这伙人的来路,他们又不肯听劝离开扬州城,是得想办法给他们一点颜色看看了!”先前发话那名两鬓斑白的男子轻轻拍掉手上沾着的盐粒,对其他人说道:“不管他们是什么来头,扬州城总不能没了规矩!”

  “对对对,何爷说得对!是得教训教训这帮不识抬举的家伙!”

  “说得在理!那就听何爷的安排!”

  众人纷纷应声附和这个被称作“何爷”的男子,表示要让不知天高地厚的这伙外乡人吃点苦头才行。几万斤盐对他们倒不是什么特别大的数目,就算在扬州城卖完,也无法对他们名下的产业形成真正的冲击,但让外地盐商肆无忌惮地在自己家门口倾销外地所产的食盐,这无异于是在当众打他们这些本地盐商的脸,对此装聋作哑肯定是不行的。

  那一直在擦汗的胖子却没有随大流,而是向在场众人问了一句有些煞风景的话:“光是我们这边在忙,河东那边可有什么动静?”

  屋里的声音顿时静了下来,稍后有人出声应道:“河东那些人未必收到了消息,这时候没动静也很正常。”

  “得了吧!”胖子摇摇头道:“南门外的盐码头上不知道多少河东的眼线,那伙外地人都已经摆了整整半天的摊了,要是还没收到风声,那河东七大姓都可以滚出扬州了。”这瘦子左首一名足有两百斤的胖子一边用手帕擦着额头的汗水,一边应道:“我刚问过了,昨晚我们派出去的人从雷公咀一路跟到文峰塔附近,因为天色太暗跟丢了,没见着这两条船在哪里靠了岸,但今早他们沿着河岸找过去,确认从宁波来的应该便是这两条船没错了。”

  “既然各方面的证据都证实了这伙人的来路,他们又不肯听劝离开扬州城,是得想办法给他们一点颜色看看了!”先前发话那名两鬓斑白的男子轻轻拍掉手上沾着的盐粒,对其他人说道:“不管他们是什么来头,扬州城总不能没了规矩!”

  “对对对,何爷说得对!是得教训教训这帮不识抬举的家伙!”

  “说得在理!那就听何爷的安排!”

  众人纷纷应声附和这个被称作“何爷”的男子,表示要让不知天高地厚的这伙外乡人吃点苦头才行。几万斤盐对他们倒不是什么特别大的数目,就算在扬州城卖完,也无法对他们名下的产业形成真正的冲击,但让外地盐商肆无忌惮地在自己家门口倾销外地所产的食盐,这无异于是在当众打他们这些本地盐商的脸,对此装聋作哑肯定是不行的。

  那一直在擦汗的胖子却没有随大流,而是向在场众人问了一句有些煞风景的话:“光是我们这边在忙,河东那边可有什么动静?”

  屋里的声音顿时静了下来,稍后有人出声应道:“河东那些人未必收到了消息,这时候没动静也很正常。”

  “得了吧!”胖子摇摇头道:“南门外的盐码头上不知道多少河东的眼线,那伙外地人都已经摆了整整半天的摊了,要是还没收到风声,那河东七大姓都可以滚出扬州了。”这瘦子左首一名足有两百斤的胖子一边用手帕擦着额头的汗水,一边应道:“我刚问过了,昨晚我们派出去的人从雷公咀一路跟到文峰塔附近,因为天色太暗跟丢了,没见着这两条船在哪里靠了岸,但今早他们沿着河岸找过去,确认从宁波来的应该便是这两条船没错了。”

  “既然各方面的证据都证实了这伙人的来路,他们又不肯听劝离开扬州城,是得想办法给他们一点颜色看看了!”先前发话那名两鬓斑白的男子轻轻拍掉手上沾着的盐粒,对其他人说道:“不管他们是什么来头,扬州城总不能没了规矩!”

  “对对对,何爷说得对!是得教训教训这帮不识抬举的家伙!”

  “说得在理!那就听何爷的安排!”

  众人纷纷应声附和这个被称作“何爷”的男子,表示要让不知天高地厚的这伙外乡人吃点苦头才行。几万斤盐对他们倒不是什么特别大的数目,就算在扬州城卖完,也无法对他们名下的产业形成真正的冲击,但让外地盐商肆无忌惮地在自己家门口倾销外地所产的食盐,这无异于是在当众打他们这些本地盐商的脸,对此装聋作哑肯定是不行的。

  那一直在擦汗的胖子却没有随大流,而是向在场众人问了一句有些煞风景的话:“光是我们这边在忙,河东那边可有什么动静?”

  屋里的声音顿时静了下来,稍后有人出声应道:“河东那些人未必收到了消息,这时候没动静也很正常。”

  “得了吧!”胖子摇摇头道:“南门外的盐码头上不知道多少河东的眼线,那伙外地人都已经摆了整整半天的摊了,要是还没收到风声,那河东七大姓都可以滚出扬州了。”这瘦子左首一名足有两百斤的胖子一边用手帕擦着额头的汗水,一边应道:“我刚问过了,昨晚我们派出去的人从雷公咀一路跟到文峰塔附近,因为天色太暗跟丢了,没见着这两条船在哪里靠了岸,但今早他们沿着河岸找过去,确认从宁波来的应该便是这两条船没错了。”

  “既然各方面的证据都证实了这伙人的来路,他们又不肯听劝离开扬州城,是得想办法给他们一点颜色看看了!”先前发话那名两鬓斑白的男子轻轻拍掉手上沾着的盐粒,对其他人说道:“不管他们是什么来头,扬州城总不能没了规矩!”

  “对对对,何爷说得对!是得教训教训这帮不识抬举的家伙!”

  “说得在理!那就听何爷的安排!”

  众人纷纷应声附和这个被称作“何爷”的男子,表示要让不知天高地厚的这伙外乡人吃点苦头才行。几万斤盐对他们倒不是什么特别大的数目,就算在扬州城卖完,也无法对他们名下的产业形成真正的冲击,但让外地盐商肆无忌惮地在自己家门口倾销外地所产的食盐,这无异于是在当众打他们这些本地盐商的脸,对此装聋作哑肯定是不行的。

欢迎大家访问:大千小说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bpsxs.com/book/2629/1994/